97.3%就职率?日本大学生如何面对就业问题?

发布于 2020-08-12   207人围观


2016年5月20日,台湾正如火如荼举行第14任总统就职典礼时,日本厚生劳动省及文部科学省亦在同一天,发表对于日本大学生的就业情况调查;随后,台湾媒体也跟进发布了相关消息。(台湾已羡慕!日本景气好转 新鲜人就职率达到97%)

究竟97%的就职率代表着什幺意思?是否真的令人羡慕?而日本大学生对于就业问题又是如何思考的呢?

97.3%就职率的迷思

在此之前,我们需先釐清日文中,「就职希望率」及「就职率」这两者间的差异;就职希望率指的是「毕业后有意就业的大学生人数比」,而就职率指的则是「有意就业者实际就业的人数比」。

也就是说,97.3%的就职率,代表的是有工作意愿的大学毕业生,实际就业的人数比。97.3%就职率?日本大学生如何面对就业问题?

从图1,我们可以发现日本大学生近年就业率变化的三个重点,分别是「日本大学生就职率的稳定性」、「景气循环影响的变化性」以及「就职活动形式的政策转变」。

日本大学生就职率的稳定性

在2016年的数据当中,97.3%已将日本大学生的就职率推往新高点;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,即便是2011年的最低点,也仍有91%的就职率。在众多因素的揉合下,日本大学生能保有就职率的稳定性,其主要仍归因于劳资双方及政府促成了这般局面。

在日本「就职活动」的文化里,大三学生开始面临思考未来的就业问题,并参与校内外的说明会;大四则开始投履历求职,经过不断笔试与面试混合的循环阶段,取得内定资格后,方能于春季毕业进入公司上班。也因为求职历程漫长,政府则将调查分成10月(面试后)、12月(陆续放榜)、2月(毕业前)及4月(毕业后)四个阶段。

另一方面,透过人力仲介公司于每年发表应届毕业生就职企业的人气排行榜,除了塑造对于企业嚮往的拉力,亦能理解大学生对于求职选择的评估与喜好;对此,就职活动的推力与企业宣传的拉力其带来的就业稳定性,也引来许多人评论日本企业的保守性与缺乏开拓的精神,这也是日本大学生鲜少将创业纳入生涯选项的原因之一。

景气循环影响的变化性

2008年秋季的雷曼危机,致使全球景气受到波及,日本亦不外乎面临裁员及公司倒闭等问题;而在2008年春季后,日本大学生的就职率从96.9%一路下滑到2011年的91%(正值日本311大地震),对此,日本大学生又如何应对毕业后的生存姿态?

97.3%就职率?日本大学生如何面对就业问题?

从图2中可以看出,2008年至2011年因受景气循环,造成日本大学生就职希望率有递减的趋势外,打工兼职率(含未就业就学者)及继续就学率则有递增的趋势;同时,日本文部科学省亦分析「由于近年经济景气,企业的录用人数出现增加」,大学生就职希望率亦来到74.7%(2016年)成为历年新高纪录,这也引来后续大家对于「学历贬值」议题的关注与讨论。

就职活动形式的政策转变

回到图1,如果仔细观察,可以发现在2016年的调查当中,虽然整体趋势呈递增上升,但10月线的趋势则呈现不增反减的现象;对此,其实与2015年日本政府发布就职活动的新政策有关。

在过去日本的就职活动中,学生从大三12月开始参与企业宣传活动,并于隔年大四的新学期4月开始参与面试。如此一来,学生在上课期间便和大四就职活动完全重叠,影响和干扰了学生在学校中的学习。因此,政府在大学校方的建议下,提出将企业宣传活动推延至大三的3月(即将升大四),面试则推延至大四的8月,这也是为何2016年在10月线的就职率下降的原因。

然而,就职活动时程的推延,却也引来企业端对于徵才压力的不满,及学生端求稳意向的不安;于是日本政府则又在2017年的求职活动中,将时程提前了两个月。但无论如何,都难以在学校学习和企业应招中取得平衡,因为就职活动的时程始终重叠在学期中。

97.3%就职率?日本大学生如何面对就业问题?

台湾大学生就业率:87%,不能再高了

那幺,读到这里,你是否也好奇台湾大学生的就职率呢?根据教育部最新的说法,毕业生首年投入职场情况不稳定,因此未公布毕业后头两年的资料。

而儘管如此,在教育部(2016)大专校院校务资讯公开平台中,笔者统计了「毕业生流向与薪资概况」里最新的两笔资料,大学生的就业率分别为87.66%(102年)及87.41%(103年),是否不约而同地呼应了,台湾大学生在网路社群中,常提及的「87分,不能再高了」,其数字中的巧合呢?